“勁牌工匠”劉詩孝:釀酒從不做“差不多先生”

時間:2016-08-31 14:31:46     來源:勁牌 文/李維富 陳冶強 黃貴兵    

凌晨兩點,一輛摩托車停靠在毛鋪酒廠。燈光下,地面上斜映出一個長長的人影兒。
騎車人是劉詩孝,他提前兩個小時來,與晚班人員交接,檢查發酵池溫度,等班組成員一到齊,就準備開工。
這個場景從自行車變摩托車,在毛鋪酒廠已經重復了十多年。
劉詩孝,2004年進入毛鋪酒廠當學徒,2008年當班長,一直從事基酒生產工作,現為毛鋪酒廠二分廠白酒車間2-58班班長。
2016年7月15日,他被評為首批“勁牌工匠”。將一個基層釀酒人的專注和堅持,與這個時代需要的“工匠精神”緊緊地定位在了一起。


磨豆腐的小伙來煮酒了


2001年4月,歷時一年、投資4000萬的勁牌原酒生態園一期建成投產,年產小曲原酒5500噸,同時給當地勞動力帶來了難得的就業機會。
這一年,28歲多的劉詩孝還在外地打工,偶爾回回毛鋪老家。過了一年,因為家庭要照顧,他回來幫親戚開豆腐作坊,磨了兩年豆腐賣。
2004年,勁牌原酒生態園規模擴大,用工需求增加。當年10月,劉詩孝進入毛鋪酒廠,從一個磨豆腐的小伙子變成了一名釀酒學徒。
今年8月5日下午,乘參加公司職代會的間隙,記者見到了劉詩孝。身穿工作服的他顯得黝黑瘦小,始終交握著雙手,手指頭上勞作的磨痕非常明顯。
從他不多的話語中,可以感覺到他是一個做得多說得少的人。
“表彰大會上,我第一次上臺發言,廠長在下面擔心死了,怕我出丑。”劉詩孝已經記不起當天到底怎么講完的,但回到座位時,“一旁的董事長表揚我講得好”。
劉詩孝的演講確實不華麗,畢竟只有初中文憑,但他講的都是自己做過的事情,實在得讓人聽得很舒服。
到酒廠上班第一天,看到班長灑曲粉,感覺打大豆腐灑石膏一樣,頓時覺得煮酒既神奇又熟悉。以后每天,他都提前到,看班長怎么分糧、蒸糧,不懂的地方就問。下班了,他就跑到其他班再看再問,好多班長都把拿手經驗告訴他。
一天,他模仿班長灑曲粉,被表揚比班長還灑得勻一些。不到兩年,劉詩孝就成了副班長,輪班時要獨挑大梁,因為問得多,總結起來一操作,出酒率比好多老班長還高。
2008年,劉詩孝超越的眾多指導過自己的老師,成了班長。自此,上班早到兩小時,下班遲走一個小時,成了他鐵打不動的作息時間。
“每次投1500公斤交料,管理得好,能多出100多公斤酒。”劉詩孝說,多出酒的關鍵是要細心,檢查要勤快,一點都不能馬虎。
所以,早班時總能看到他凌晨兩點就上班,晚班時又推遲至少一個小時才下班回家。 


從來不做“差不多先生”


“做酒不像做磨具,能一樣一樣套下來,很多關鍵時要靠平時積累的經驗和細心。“劉詩孝說,他把大把的時間都投入到認真和堅持里面去了。
車間工藝記錄作為數據收集以及發現問題、改進工藝的重要依據,是必不可少和需要尤其重視的工作。
這項工作較為繁瑣且費時,如果班長將工藝記錄當成累贅,不夠重視,或記錄不規范,將導致后期班組酒率酒質出現異常的時候,查不出是什么原因,而此類的錯還會接著犯。
劉詩孝深知這一點,因此在工藝記錄方面,天天堅持如實、規范地記錄,并根據自己的工藝記錄及時進行工藝調整。
對自己的事認真,對別人的事一樣如此。箱場的管理是釀酒工序很關鍵的一步,對待車間箱場的管理問題,一些班長到廠上班時都是第一時間跑去蒸糧,等到快開箱的時候才去看下箱場。
但劉詩孝從來不做“差不多先生”,他每次提前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檢查自己的箱場,有問題先采取相應的有效措施,確保來箱正常,之后再去做其他的事。
“就像醫院搶救一個病人,早點搶救還可以救得回來,至少也可以減少一點損失,拖晚了就來不及了。”在冬季生產期間,劉詩孝甚至在自己調休的時間主動到廠觀察自己班組箱場情況。
剛當班長時,班組的酒率并不理想,車間管理人員找他進行了談話,對他的技術和心態進行了糾正,劉詩孝放棄休息,向各位管理人員請教工藝上的盲點,帶領班組將每一個工藝環節管控好,最終帶領班組走出了誤區,當月,班組酒率名列前茅。
正是憑借著他的那份勤勞、堅持,劉詩孝班組持續獲得較好的出酒率。


好學練就過硬釀酒本領


2011年,楓林酒廠機械化生產車間正式投產,毛鋪酒廠組織車間部分班長去楓林酒廠交流學習。
當大多數人還在為眼前眼花繚亂的機械設備充滿好奇的時候,劉詩孝拿起筆和本子,向現場操作的工人請教學習。
參觀結束后,劉詩孝陷入了沉思:為何他們的酒率酒質要好一些,我能借鑒他們的東西嗎?
2014年,毛鋪酒廠參照楓林酒廠機械化生產的經驗,在車間逐步落實改造,特別針對傳統箱場電熱膜保溫模式來箱效果不佳以及用草墊蓋箱場時成本高、衛生差等問題,計劃對箱場進行升級改造。
按照要求,毛鋪酒廠在全廠推廣前,先在試驗車間進行了試生產,將傳統箱場改造為水循環箱場,即用溜酒產生的熱水對箱場進行循環加熱,用每日生產時產生的熱糟代替采購的草墊進行箱場保溫。
劉詩孝得知所有車間以后將會全面推廣這些技術,并知曉有班組正在實驗生產后,他每天提前上班,去那些實驗的班組學習觀察,協助這些班組操作,請教一些技術竅門。
終于,在新箱場以及蓋糟技術在全廠推廣的初期,其他班組還在為蓋糟容易發霉、箱場來箱波動大、溫度控制多樣性等問題而發愁的時候,劉詩孝卻受邀作為酒率酒質優秀班組的代表,為這些酒率酒質低迷班組傳授經驗。
多年來,憑借著自己的勤奮好學,劉詩孝練就了一身過硬的釀酒本領,每年個人考評都在前五名,其中有4個第一名,還先后獲得公司“勁牌工匠”、“先進個人”,毛鋪酒廠“固態先鋒”、“操作能手”榮譽稱號,帶領自己的班組獲得“先進班組”榮譽稱號。
談到這些榮譽,劉詩孝淡淡一笑:“能有個這么好又離家近的工作,付出再多也值得!”


330-300.jpg

街头地主残局